河南三部門聯合發布《關于辦理非法集資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來源:漯河市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 作者:管理員 2018-02-20 20:10 發布人:管理員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河南省人民檢察院 河南省公安廳 
豫檢會2015第11號 
《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2015年12月30日 
    為解決全省公檢法機關在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中遇到的問題正確適用法律,統一執法標準規范辦案程序,確保案件質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刑事訴訟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的有關規定,結合我省司法實踐提出如下意見: 
    一、全面把握辦案原則。 
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應當堅持全面理解國家政策,統一正確適用法律。堅持嚴格依法辦案與注重挽回損失相結合,堅持積極履行職責,服務大局,維護穩定,防止發生極端事件和區域性金融風險。堅持準確劃分責任,貫徹寬嚴相濟,體現區別對待,打擊與保護并重。 
    二、嚴格掌握立案標準。 
    1、對于為生產經營所需,以承諾給付分紅或者利息的方法,向單位內部職工、親友等籌集資金,主要用于合法的生產經營活動,因經營虧損或者資金周轉困難,未能及時兌付本息引發糾紛的,應當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按照民間借貸糾紛處理。 
親友,主要包括基于婚姻、血緣關系的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孫子女、外孫子女和有證據證明平時關系密切、交往頻繁的其他親友,親友的“親友”不能再認定為非法集資行為人的親友。 
    2、對于涉嫌非法集資行為,但目前尚能正常經營,基本具有兌付能力的企業,應建議有關職能部門采取行政、法律手段監督其盡快清退集資款項。對于涉嫌非法集資行為已經出現經營困難的企業,如果經過綜合評估認為尚有復蘇可能,應協調金融等有關部門加大幫扶力度,同時加強管控,引導集資參與人與企業簽訂分期還款協議,逐步清退集資款項。 
涉嫌非法集資犯罪,但有可能對符合返還集資款項的,可以暫緩刑事立案。對于能夠積極籌集資金,并在立案前已經全部或者大部分兌付集資參與人的,后果不嚴重的,可以不按刑事案件立案處理或免于刑事處罰。 
    3、非法集資刑事案件的立案應嚴格審批程序。 
    原則上應當由省轄市級公安機關負責審批,對于跨區域的非法集資刑事案件,要按照河南省公安機關《偵辦跨區域非法集資案件協調辦法的規定》,由涉案地公安機關向共同的上級報告備案。如有爭議,由該上級公安機關統一制定案件主辦地、配合地,統一協調指揮,統一辦要求,加強跨地區之間的司法配合,避免主要犯罪嫌疑人漏罪現象發生。 
    三、正確適用刑法罪名。 
    1、個人或單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依照《刑法》第176條之規定,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追究刑事責任。 
    2、個人或單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的,依照《刑法》第192條之規定,以集資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對于符合《解釋》第四條第二款規定的第一項至第七項情形的,應當認定行為人涉嫌集資詐騙罪。 
    對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視為符合《解釋》上述條款第(八)項規定的“其他可以認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認定行為人涉嫌集資詐騙罪: 
    一是高價購買低價轉讓,隨意處置集資款項的; 
    二是背負巨額債務,已經無法經營的情況下繼續非法集資的; 
    三是在喪失集資款歸還能力后,為拆補資金而繼續非法集資的; 
    四是關于資金去向的供述或辯解,經查證虛假,導致無法查清資金真實去向的。 
    3、行為人在非法集資活動前期不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后期在明知已經沒有歸還能力的情況下,仍然實施非法集資行為,并不能返還集資款,前后行為均構成犯罪的,分別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和集資詐騙罪定罪數罪并罰。 
    4、為他人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資金,并提供幫助從中收取代理費、好處費、返點費、傭金、提成等費用,構成共犯的,依法按共犯追究刑事責任。 
非法集資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應當以集資詐騙罪定罪處罰;同案其他行為人如果沒有非法占有集資款的主觀故意和客觀行為的,不宜按集資詐騙罪共犯處理;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可以按該罪定罪處罰。 
    5、對于明知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犯罪、集資詐騙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為其提供資金賬號的、協助將財產轉換為現金或者金融票據的、通過轉賬或者其他結算方式協助資金轉移,或協助將資金匯往境外的以及用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性質和來源的,可以依照《刑法》第191條之規定,以洗錢罪追究刑事責任。對于明知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集資詐騙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資金,占有人或使用人拒絕追繳或者拒不說明贓款去向的,可以依照《刑法》第312條之規定,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追究刑事責任。 
    6、對于非法集資案件又涉嫌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非法經營罪、虛假廣告罪的,分別按照《刑法》以及《解釋》的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四、客觀認定犯罪數額。 
    1、按集資詐騙罪定罪處理的案件,應當按行為人實際騙取的數額計算犯罪數額。案發前已歸還的數額應予扣除。 
    2、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定罪處理的案件,應當按照集資的全部數額認定犯罪數額;針對同一集資款本金,反復續約重復集資的,犯罪數額以原本金計算,案發前已歸還的數額可以作為量刑情節,酌情考慮。 
    3、非法集資的對象既有親友、單位內部職工,又有其他不特定對象的,犯罪數額全部認定;參與集資的親友如果對集資行為人有真實明確意思表示諒解的,可以作為量刑情節酌情考慮。 
    4、確定非法集資犯罪數額時,應當注重對審計報告的客觀性審查并綜合全案證據作出認定。 
   五、準確界定單位犯罪。 
    1、對于非法集資行為人原先已注冊成立公司、企業或事業單位并實際經營之后為解決資金困難、擴大經營規模等,經單位集體研究決定以單位名義募集資金的,或者單位主要負責人未經集體研究決定,以個人或者單位名義募集資金,但主要用于單位經營使用的,應按單位犯罪處理。 
    2、對于單位財務與個人財務相互獨立,彼此間并無資金往來,或者雖有往來但財務記賬規范,以單位名義非法集資構成犯罪的,可以按單位犯罪處理。對于個人實際控制的單位,或者單位中個人資產與單位資產混同,財務制度不規范的,即使非法集資行為以單位名義實施,也應當認定為自然人犯罪。 
    3、對于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犯罪活動為全部或主要業務而成立的公司、企業或事業單位,無論非法集資行為以何種名義實施,都應當按自然人犯罪處理。 
    4、單位犯罪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追究刑事責任。對于受單位負責人指派或奉命而參與實施了輕微犯罪行為的人員,一般不宜作為直接責任人追究刑事責任。 
    六、寬嚴相濟區別對待。 
    1、非法集資刑事案件中,對于涉及人員眾多的,犯罪數額特別巨大的,危害結果特別嚴重的,特別是涉嫌集資詐騙犯罪的主犯,應當依法從嚴堅決打擊。 
    2、對于直接實施非法集資業務的部門負責人以上的高中級管理人員,具有非法集資主觀故意的財務人員,應當按照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及所起的作用定罪處理。
    3、對于沒有與單位實際控制人進行非法集資預謀,沒有實際出資,沒有參與經營的掛名股東,掛名法定代表人,是否構成共同犯罪,要按照主客觀一致原則嚴格掌握。構成犯罪的,如能配合司法機關查清事實挽回損失,可以從寬處理。 
    4、對于非法集資案件中業務人員的處理,應當嚴格遵循《意見》第四條確定的原則,對于能夠及時退回所收取的代理費、好處費、返點費、傭金、提成等費用的,可以從輕處理。參與時間較短,數額較小,情節輕微的,特別是能夠積極提供資金去向,幫助挽回損失的可以不按犯罪處理。 
    5、對于僅是提供勞務,定期領取固定數額工資(工資不是按照集資數額比例提成且沒有明顯高于當地平均工資水平),對非法集資情況不知情,沒有直接參與非法集資業務的工作人員,包括僅從事記賬業務的財務人員等一般不宜按犯罪處理。 
    七、慎重使用強制措施。 
    1、對非法集資犯罪嫌疑人適用刑事強制措施,應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全面分析,措施得當,注重效果。 
    2、對于涉案金額高,造成損失大,社會影響惡劣,可能引發群體性事件的非法集資案件中的主犯,即情節嚴重的涉案人員,一般應適用逮捕措施;對于在案發時涉案企業仍然有較多實體項目,或其他資產經過運營存在挽回損失可能的,涉案人員可以暫不適用逮捕措施;對于依法應當或可以從輕處理的業務員、輔助人員,可以視情況不采取逮捕措施。 
    3、對于被逮捕后有明確退贓意愿能夠通過多種渠道籌措資金,有能力兌付集資款,并積極退贓的,或者能夠及時退回代理費、好處費、返點費、傭金、提成等費用并愿意協助追贓的,可以依法變更為非羈押強制措施,但要做好保障訴訟的防范工作。
    八、合理確定審級管轄。 
    1、對于非法集資涉及人員范圍廣,跨區域作案,犯罪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惡劣,或者具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可能判處無期徒刑的集資詐騙案件,應當由省轄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并向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堅持原則性與靈活性相結合,根據具體情況可以對部分案件分案處理。主犯涉嫌集資詐騙,同案其他人員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主犯可以按照級別管轄的規定由省轄市級人民檢察院起訴,同案其他人員可由基層人民檢察院起訴。對涉案人員較多,短期內全案偵結困難的案件,可以對已查清犯罪事實的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先行起訴、審判,提高辦案效率。 
    九、依法追繳違法所得。 
    1、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的資金屬于違法所得,以吸收的資金向集資參與人支付的利息分紅等回報,以及向幫助吸收的資金人員支付的代理費、好處費、返點費、傭金提成等費用,應當依法追繳;集資參與人本金尚未歸還的,所支付的回報可以折抵本金。 
    2、將非法吸收的資金及其轉換的財物,用于清償債務或者轉讓給他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法追繳:一是他人明知是上述資金及財物而收取的,二是他人無償取得上述資金及財物的,三是他人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取得上述資金及財物的,四是他人取得上述資金及財物系源于非法債務或者違法犯罪活動的,五是其他依法應當追繳的情形。 
關于以上情形的證據公安機關在偵查環節應當注意全面,及時調取。檢察機關出庭公訴時應當主動向法庭提供,法院在經過法定程序調查核實后,應當在判決中予以明確。 
    十、統一處置涉案財物。 
    1、對于進入刑事訴訟程序的非法集資犯罪案件所查封、扣押、凍結的涉案財物,應嚴格按照《刑事訴訟法》和《意見》以及國家、河南省處置非法集資工作操作流程等相關規定辦理,依法需要返還集資參與人的,應當在地方黨委、政府的統一組織領導下,有公檢法及相關主管監管機關參與,本著公開、透明、按比例原則返還集資參與人本金。對于經查明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與案件無關的,公安機關依法及時予以解除返還款物證明清單應隨卷移送。 
    2、對于跨區域的非法集資案件,應當按照共同上級機關統一制定的方案處置涉案財物,任何單位和個人均不得擅自違反規定處置涉案財物。 
    3、對有關人員違規處置涉案財物造成嚴重后果,涉嫌瀆職犯罪或者其他犯罪的,移交司法機關依法查處。 
    十一、加強工作協調配合。 
    在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中,各級公檢法機關在依法履行各自職能的基礎上,應當加強相互之間的協作配合,加強上級對下級的領導、指揮和監管,加強與政府職能部門的溝通協調,探索實行非法集資刑事案件立案、偵查終結會商制度。檢察機關要適時介入偵查活動,積極引導偵查取證,幫助固定完善證據,提高案件辦案質量。要全力配合地方黨委政府,做好挽回損失和穩定維護工作,體現社會效果。 
  
二0一六年二月九日 
來源:鄭州中院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