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建設是中小銀行改革的關鍵所在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作者:泰康人壽 2019-11-12 14:48 發布人:泰康人壽

今年以來,中小銀行深化改革受到持續關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11月6日召開第九次會議提出,要深化中小銀行改革,健全適應中小銀行特點的公司治理結構和風險內控體系,從根源上解決中小銀行發展的體制機制問題。

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聚焦中小銀行體制機制問題顯得尤為重要。今年以來,中小銀行經營管理暴露出一些問題,打贏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化解和處置中小銀行風險是必須解決的重要問題。因此,加快以完善資本補充機制和公司治理結構為核心內容的中小銀行改革,有助于中小銀行從根本上增強抵御風險的能力,實現自身長期可持續發展。

長期以來,體制機制問題是中小銀行發展過程中始終存在的“沉疴頑疾”。以今年被監管層實施托管或戰略重組的包商銀行、錦州銀行和恒豐銀行為例,清華大學經管學院中國金融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侯本旗曾作過深刻剖析:包商銀行的核心問題是信用危機和大股東控制,錦州銀行的核心問題是流動性風險和內部人控制,恒豐銀行的核心問題是資本金不足。上述三家銀行的問題癥結,在中小銀行中具有典型意義。而此前銀保監會發布的《關于對部分地方中小銀行機構現場檢查情況的通報》中,則對中小銀行面臨的體制機制問題進行了清晰地梳理,問題包括公司治理不健全、股東股權管理不規范、全面風險管理及內部控制要求落實不到位、違規辦理信貸業務和處置不良資產及表外業務、同業業務、理財業務等八個方面。可見,體制機制問題就是中小銀行風險管理中的“牛鼻子”,從體制機制上對中小銀行進行改革,將從根本上實現中小銀行良好穩健發展。

中小銀行面臨的體制機制問題,混亂的公司治理結構和松散的內控機制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以包商銀行、錦州銀行和恒豐銀行為例,均不同程度存在公司治理問題,或股東關聯交易,或內部人控制,公司治理流于形式,內部管理混亂。目前,不少中小銀行股權高度分散,缺乏實質性的控股股東,導致“所有者缺位”。由于缺少真正對股東負責的“人格化”持股主體,所有者對經營者缺乏監督和激勵,導致了商業銀行公司治理效率的低下,并容易產生內部人控制問題,造成治理失誤和嚴重的道德風險。公司治理的另一大“短板”是股權管理弱化,難以遏制大股東控制。部分民營資本通過違規資本運作及股權安排等方式獲取控制權,越權干預機構經營,服務自身利益,甚至指使機構向關聯企業發放貸款后拒不歸還,惡意“掏空”機構,將其作為自身“提款機”。

“三會一層”職責邊界不清、運行效率較低,這也是困擾部分中小銀行發展的待解難題。所謂“三會一層”,是指股東大會、董事會、監事會、高級管理層,他們只有各司其職、各負其責、協調運轉,才能在權力機構、決策機構、監督機構和管理層之間形成權責明確、運作規范的相互協調、制衡機制。而在現實運作中,“三會一層”制度“形似而神不似”的問題較為突出,如煙臺銀行前后三任董事長出問題,恒豐銀行兩任董事長內斗,“三會一層”制度形同虛設,未能對銀行的風險管理產生應有的影響。

沉疴需猛藥。強化中小銀行公司治理,未來需要優化中小銀行的股權結構。針對部分銀行股東資質不合規、股權管理不到位、違規變更股權等問題,進一步豐富優質股東來源,同時深化地方政府和國資改革,推動地方政府從以往的直接行政干預轉向公司治理框架內的出資人管理轉變,持續提高中小銀行公司治理的市場化程度。同時,要加強監管部門的外部約束,完善審查審批,強化關聯交易監管,提高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尤其要加強股本結構和股權信息披露。圍繞“三會一層”制度,應多措并舉提升“三會一層”的履職效率,重點是明晰“三會一層”的職責邊界和責權利關系,保證所有權、決策權、監督權、經營權有效分離。

完善資本補充機制是本輪中小銀行改革的另一個重點。近年來,由于實體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加之銀行機構表外非標業務并表等因素,使得我國銀行機構的資本比例出現下降趨勢,尤其是中小銀行的資本充足指標下降幅度更加明顯。今年以來,圍繞拓寬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監管層推出多項政策,包括商業銀行獲批發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允許保險機構投資符合條件的銀行二級資本債券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等。但總體來看,中小銀行資本補充能力仍然相對較弱,資本補充渠道也較為受限。中小銀行資本金缺口加大,長期來看,必然導致中小銀行支持實體經濟的信貸能力下降,也極容易誘發中小銀行經營風險。因此,在中小銀行普遍面臨較大資本補充壓力下,加快創新多渠道補充資本的重要性尤其突出。

對商業銀行來說,補充資本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內源性的,比如依靠自身盈利;另一種是外源性的,如IPO、可轉債、定增、永續債、優先股、二級資本債等。依靠內源積累補充資本是根本,但同時也應該加快探索創新更多適合中小銀行的資本補充工具,提高永續債發行審批效率,降低優先股、可轉債等準入門檻,允許符合條件的中小銀行同時發行多種資本補充工具。此外,中小銀行還應該繼續從自身管理方面“挖潛”,合理安排輕資本業務的比例,走“資本節約型”發展道路。

以城商行、農商行、民營銀行、村鎮銀行為主體的中小銀行,用占銀行業四分之一左右的資產規模扎根服務基層,在整個銀行體系中處于重要的基礎性地位,是發展普惠金融、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的重要力量。因此,當前中小銀行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必須予以重視,未來中小銀行改革必須持續聚焦于銀行發展的體制機制問題,以完善資本補充機制和健全公司治理機制為重點,推動業務回歸本源,為實體經濟發展提供更強支撐。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