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改委指明金融基礎設施監管改革方向:補短板 防風險 提效率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市農行 2019-09-16 11:49 發布人:市農行

“金融基礎設施是金融市場穩健高效運行的基礎性保障,是實施宏觀審慎管理和強化風險防控的重要抓手。”近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以下簡稱“深改委”)第十次會議著重強調金融基礎設施的重要性,指明了該領域下一階段的改革方向,并通過了《統籌監管金融基礎設施工作方案》。

黨的十八大以來,防控金融風險成為我國金融業改革發展的重點任務。作為防風險的重要組成部分,從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加強金融基礎設施建設,保障金融市場安全高效運行和整體穩定”,到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出“建立安全高效的金融基礎設施”“統籌監管重要金融基礎設施”,再到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加快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建設”,中央對于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并加強統籌監管的政策指向已非常明確。專家表示,以補短板、防風險、提效率為目標的金融基礎設施相關改革已經“箭在弦上”。

為什么要加強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

狹義而言,金融基礎設施主要指支付清算體系、征信系統、反洗錢監測系統等硬件設施;廣義而言,其還涵蓋金融法律環境、會計準則、信用環境、定價機制等制度安排以及由金融監管、中央銀行最后貸款人職能、投資者保護制度組成的金融安全網等。

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是金融的管道,是承載金融資源、交易、活動、運行的道路橋梁和高速公路。橋梁和公路暢通,通行才能更有效率;工程質量出現問題,則會造成嚴重事故。在深化金融供給側改革、擴大金融開放的大背景下,強化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和統籌監管更具有緊迫性和必要性。

一方面,金融開放必然伴隨跨市場、跨地域、跨國界的資本流動,金融市場參與者、金融創新產品等更趨復雜,金融風險的傳染性和復雜性將會增大。同時,金融跨境業務涉及不同的市場環境、不同的法律政策,宏觀調控難度加大。

金融基礎設施在金融體系以及整個經濟活動中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也可能成為金融風險傳播的源頭。從各國此前發生的金融危機情況來看,雖然導火索各有不同,但金融基礎設施滯后是共性問題。例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暴露出歐美信用評級體系存在缺陷、對投機缺乏有效監管等問題。

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分析師王靜文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就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來說,通過統籌監管基礎設施,可以適時動態監管線上線下、國際國內的資金流向流量,使所有資金流動都置于金融監管機構的監督視野之內,避免類似于2015年由場外配資引起的股市異常波動等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調查也顯示,金融基礎設施建設與金融體系穩定息息相關。一國金融基礎設施越完備,金融體系的彈性越高,應對外部沖擊的能力就越強。

另一方面,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是金融市場運行的核心支撐,是金融業競爭力的重要體現。一國金融基礎設施功能越完善、國際化程度越高,其金融體系的影響力和競爭力也就越強,同時也意味著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越高。從國際經驗來看,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在金融監管改革中也發揮了促進作用。

王靜文表示,對實體經濟而言,金融基礎設施的高效完善和互聯互通,有利于推動形成統一包容開放的金融市場,充分發揮金融市場資源配置功能,滿足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

金融基礎設施改革向何處去

深改委指出,要加強對重要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統一監管標準,健全準入管理,優化設施布局,健全治理結構,推動形成布局合理、治理有效、先進可靠、富有彈性的金融基礎設施體系。這被認為是金融基礎設施下一步改革的方向,補短板、防風險、提效率則是這場改革的關鍵詞。

“必須通過對各類金融基礎設施的準入、運作、監管要求等作出統一規范,厘清各協管部門的權責邊界,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和監管信息共享。”王靜文表示,這樣做的原因在于,一方面,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相應增加了內外部風險傳導的復雜性,必然要求提升金融基礎設施的穩健程度和應對不確定風險的能力;另一方面,原有的多頭管理模式要么監管思路不同,導致重復建設和“各自為政”,無法形成合力,要么存在監管盲區,容易引發監管套利,不斷積聚金融風險。

在王靜文看來,深改委指出的改革方向中,布局合理是指穩步推進金融業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國產化;治理有效,即監管部門之間權責清晰,既不遺漏又不重疊;先進可靠,即相關系統的運行應保持穩定;富有彈性,則指既要保證管控好風險,又要給金融創新留有余地。

到底由哪個部門負責統籌監管,市場普遍認為應是人民銀行。王靜文也同意這一觀點。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每年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都會單辟一章專門介紹當年金融基礎設施的運行和完善狀況。《中國人民銀行2019年預算》在職責部分也提到,人民銀行牽頭負責重要金融基礎設施建設規劃并統籌實施監管,統籌金融業綜合統計等。

此外,還需要關注的是,在科技向金融領域加速滲透的今天,需要關注技術給金融基礎設施帶來的變化。有觀點認為,金融基礎設施的發展邊界最終取決于技術創新。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技術將成為“金融基礎設施的基礎設施”。央行即將推出的數字貨幣也要求金融基礎設施要跟上技術發展的步伐。專家建議,金融基礎設施需要及時改進和優化,提高人工智能、大數據、監管科技、合規科技的應用能力,支持實時監管與預防性監管等。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