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人被停放車輛所傷 車輛的保險是否賠償?

來源: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漯河分公司 作者:中國人壽 2019-09-04 15:42 發布人:中國人壽

行人被停放車輛爆胎炸傷,法院判決保險公司賠償

2017年3月某日,王某與妻子劉某步行經某小區門口對面,準備穿過馬路去小區門口超市。因路邊停放著一輛廂式貨車,王某夫妻遂從該車尾部繞行,此時,該車左后輪胎突然爆炸,王某夫婦躲避不及被炸傷。

受傷后兩人立即被“120”送至附近醫院治療。經醫生診斷劉某傷情較輕,僅有輕微擦傷。王某傷情較重,為橈骨遠端骨折、左腕三角骨撕脫性骨折、全身多處軟組織傷。同年6月1日出院后,王某對傷情進行了鑒定,司法鑒定意見為:王某被輪胎炸傷致左橈骨遠端骨折、左腕三角骨撕脫性骨折,其誤工期限18-20周,營養期限8-10周,護理期限8-10周,本次受傷王某共產生了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營養費、鑒定費等財產損失共12萬元余。

后王某夫婦就損失賠償問題,將貨車車主魏某及貨車投保車輛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的某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請求兩被告賠償原告各項損失12萬元。

就王某夫婦的人身損失賠償問題,相關當事人意見不一。

被告魏某辯稱:對原告所述的事發經過無異議,涉事車輛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原告的費用應由保險公司承擔。

被告保險公司辯稱:原告受傷并非道路交通事故所致,公安機關亦未就涉案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的責任認定,故請求法院駁回原告對保險公司的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查明認為:廂式貨車登記所有人為被告魏某,被告將該車臨時停放在事故地點,停放位置未規劃停車位。該車輛在被告保險公司投保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30萬元。本起事故屬道路交通事故,且發生于保險期間內。

最終,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決保險公司賠償原告各項損失12萬余元。

一審判決宣判后,保險公司不服,以涉案車輛發生意外的地點不屬于《道路交通安全法》有關的“道路的范圍”等理由,認為保險公司不應承擔賠償責任,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經開庭審理后,最終駁回上訴人的上訴,維持原判決。

路側停放車輛爆胎發生事故應認定為交通事故

本案的爭議焦點,主要為:涉案事故應當以道路交通事故定性,還是應當以健康權、身體權糾紛定性?交管部門未出具事故認定書是否影響車輛保險理賠?

為了解決爭議焦點問題,首先要搞清楚兩個法律概念:什么是道路?什么是交通事故?

(一)道路的概念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條第1項規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雖在單位管轄范圍但允許社會機動車通行的地方,包括廣場公共停車場等用于公眾通行的場所。從本案已查明的事實來看,事故發生地點位于某市某道路路側,顯然符合該法有關“道路”的范圍。

(二)交通事故的概念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條第5項將“交通事故”的范圍明確定義為:“車輛在道路上因為過錯或者意外造成人身損害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

本案原告從肇事車輛旁經過時,肇事車輛并無異常,原告無法預見到肇事車輛輪胎可能會發生爆炸致其受傷。本案事故的發生主要因肇事車輛實際使用人疏于對車輛的維修保養,未對車輛輪胎定期進行胎檢,導致車輛存在安全隱患,被告魏某的過錯是造成涉案事故發生的主要因素。

另外本案車輛雖系停放過程發生意外,但停放地點為道路側,因此該事故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條第5項有關“交通事故”定義范圍,應當認定為道路交通事故。

(三)無事故認定書不影響事故定性

本案事故發生后,因雙方均未向交警部門報警,交警部門未就本起事故出具交通事故認定書,被告保險公司據此辯稱本案不屬于交通事故。一審法院認為,交通事故認定書僅系法院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的證據之一。

法院在其他證據和事實能夠認定某一事件是否為道路交通事故的情形下,交警部門就涉案事件是否作出交通事故的認定,并不必然影響法院對案件的定性。故對被告保險公司上述辯稱意見,法院不予采納。因此做出保險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判決結果。

(來源:中國保險報網)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